1379号监听员

招惹

华灯初上,你走在一条算得上繁华的街道上,尾随一姑娘。

 

她身穿一身白色碎花的连衣裙。身上没有戴任何的首饰。你在思考着如何上前搭讪,你知道这不是你的强项,可是当你决定改变你一成不变的生活时,此次还没有开始的搭讪便在你的潜意识里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。

 

这条街在下过雨后还是湿漉漉的,街上的行人把它猜的有些凌乱污浊。你的斜面上不知何时溅上一些泥水。你又注意到她踩着一双精致高跟鞋灵巧地在街上走着,鞋面上并没有沾上一滴泥水。你叹服,叹服他有一双如此灵动的脚。再往上是一双修长白皙的腿。腰肢很完美地把她躯体的曲线抖露出来。你脑袋有点热,愈发地想着怎样开始你们之间的第一句话,你提醒自己这次行动的重要意义。

你,是一个貌似与这个世界无关的人,却和所有人一样循规蹈矩:吃饭,逃课,宅网。偶尔也会在晚上跑到十字路口,看下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。这样的生活也不错。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。某天的晚上,没有任何征兆,不像书里写的那样,也不像电影里的那样,非得有大仇大很大挫折,才会迫使一个人改变。你看着电脑,无聊的在联系人里一遍一遍的查看,突然觉得生活不能这样子,又突然觉得你很像楚门。你决定招惹一个姑娘,来改变你一餐平均下来七块八毛半的生活。

 

你甩了甩脑袋,不再多想。看着你决定招惹的姑娘。她在一个小摊前停了下了,挑选着一些讨人爱的小玩意儿。你和她的距离已经不足半步。你在她旁边停了下来,有些慌张,但你很快镇定下来,如无其事的挑选一些东西,眼角却偷偷打量着她。你瞄见她捋了一下头发,侧脸落了出来,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类型。她有精致的锁骨,脖颈和后背链接的地方很完美。你喜欢细节完美的女子。她好似和你一样的光景。你猜她是一个学生,也是无聊的被放养在另一所大学,也没准就是你们学校的;她也可能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员工,整天做着枯燥的工作。你窃喜。你们或许有很多话说,你忧愁,你并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。但你立刻就又有了精神,暗示自己:即使有了守门员,还是要射门。

 

你随手抓起一个手链,她也正好去拿。便握到你的手,你又瞄了一眼,她倒是很大方的对你歉意的一笑,很精致的五官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。你脑袋有点热,回味这她窝着你的手的那一刻,软软的有点凉。你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又继续向前走。你觉得自己回她那一笑,指定特傻。标准的猪哥式。你把脑袋里的胡思乱想甩到津巴布韦,又继续尾随她。

她拐进一条小巷,没有灯光,月光倾泻下来,照亮了她半个身子。她似乎感觉到你在跟着她,可又像是毫不在意。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天黑风高夜,正是杀人时。你好像也很享受这阒静的画面。你幻想着你应该在她家门口的楼梯上表白,她并没有拒绝。然后在楼道的扶梯吻她一起跑到屋顶看看夜空,她依偎在你身边,接着不知某一句情话触动了整个气氛,你们热烈地相拥、深吻、婆娑、澎湃。你脑袋有点热,对自己暗示要淡定。

 

她进了一个门洞,你也跟了上去。她在三楼停了下来,拿出钥匙正在转动门。你跟到了二层半,你有些着急了,幸好这时她看到了你。你没有意料到她会对你莞尔一笑,竟缓步向你走进。你脑袋愈加的热了起来。你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在关键的时候晕厥过去。你卯足了劲儿,准备开口。可是,她比你先开口,说:先生,今天我是不工作的。不方便.......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