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9号监听员

雾都大裂变

我好像丧失了某些能力。从那天早晨,漫天遍地的雾霾四处游荡,昏昏沉沉的街道弥漫着淡蓝色的烟气。

这种情况其实在我十年前的时候就已经遇到过。不过那是一个夜晚,很深,夜色有种俊黑微微闪光。那时候表哥和我睡在一间房子里,兴奋的跟我讲着拳皇里古武术草稚京和疯狂的八神庵。当时的我懵懵懂懂的觉得那个世界好热血,宿命和抗争角力。夜,愈霓虹,那个夜里表哥也丧失了某些能力。

你能感觉到在你皮肤表层的那层符文禁锢。不知道在身体某个地方的囚牢开始阴郁,浓稠。那个囚牢里的力量澎湃、有腔调。可是任你翻来覆去,恨不得抓烂这皮囊也不能重新获得久违的力量。

裂变的开始是蓄积已久,然后在去年汹涌的爆发开来。这一年中,各种噩耗不断在身边传来。你更加怀疑当初你生命中那个小幸运是你最后的运气。记得【满汉全席】里那个邋遢的大叔,生活被摧枯拉朽的撕扯成一片废墟的模样,吃着腐败的食物,衣不遮体的出现在你生活周围的人群中,也许不再用遮掩的字眼,用暴露更贴切。哀哀戚戚的奢求着生活的施舍,可是生活这么艰难,别人也没有过的更好,用尽全力才能勉强为生的这个社会阶层,永远充斥着他人即地狱的准则。

你从来不明白,那个永远对这个社会温柔甚至怯弱的你,为什么没有那些一出口就伤害别人的人过的好一些的这些问题,也不再去讲究。你只想沉睡,或者超负荷的去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个小齿轮。


焦灼不安,又清颓了大半的时光呀

你带走的是我埋下的苦果

我品尝这滋味哦,它成我曲调合欢


我不想被别人牵起我的手呀

它掌心长着皲裂老茧的脚纹

双手用来行走哦,它流下清泪两行


你上前轻轻伸出你的手掌呀

双眼垂陈的我看着你的眼波出神

多年以后的我诉说给你听哦

从小没人牵我手的我以为

自己的手比别人的手脏

所以那次我用力的拂拭双手

才接过你的掌纹



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