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9号监听员

关于梦魇

一直以来无休止的梦魇缠绕着我,大多时候,梦是瑰丽宝石,熠熠发光。有时候,就像一台舞台剧一样般的过场,我常常想,人的脑袋剩下的百分之九十是不是各个平行空间的虫洞通道,这个世界只是一隅,匆匆瞥过,又困扰几十载。

你从来在仲夜跳脱出来,又不自知,以为囫囵其中。常常想如果有台录梦机,那该会怎样。一个瑰丽的梦刚结束,你半睡半醒之中常常兴奋不已,然后越来越清醒的时候,又觉得不过尔尔。那精妙的场景与桥段,也变的漏洞百出,荒唐,又让人自嘲。


如果把它跃然纸上,蹩脚的真实记录,是你很多时候零零散散的投射,那从不被人发掘的月的背面。不如记录下来,再说也好吧。